pilot in the cockpit

故事

客户及员工的故事

自1920年我们在昆士兰州内陆地区起步以来,澳大利亚和世界各地的许多人就参与了澳航的旅程。 他们的故事动人、鼓舞,造就了今天的澳大利亚精神。

感谢我们全体员工和客户参加百年庆典。 让我们一同步入下一个100年。

我们具有远见的退伍军人

真正有远见的人相信,不可能的事不仅可以做到,而且必须做到。1919 年,当 W Hudson Fysh 和 Paul McGinness 第一次被派往澳大利亚内陆,看到那里的人们与世隔绝,面临困苦时,他们知道航空服务可以帮到澳大利亚的偏远地区。尽管他们的想法在当时看来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决心要实现它。

这次任务是澳大利亚国防部派遣的,由 Fysh 和 McGinness 负责勘测从昆士兰州朗里奇 (Longreach) 到北领地凯瑟琳 (Katherine) 的航空比赛路线。他们驾驶着一辆 Model T Ford 汽车行驶了 51 天,行程超过 2,179 公里,沿途为参赛者投放物资。

凭着想象力和决心,这两位退伍军人在澳洲内陆尘土飞扬的土路上萌生了创办澳洲航空的想法。

Fysh 后来写道:“我们深信,在昆士兰州西部和北部以及澳大利亚北部人烟稀少、几乎无路可走的区域,飞机最终会在邮件递送、旅客和货物运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然而航空运输服务的重要性究竟有多大,当时的 Fysh 还所知甚少。

- Hudson Fysh, Qantas founder

跟随家族的足迹

家族会传递他们的基因、价值观,有时甚至是他们的事业。对于 Tom Abbott 来说,他要从事什么行业是毫无疑问的。那肯定就是加入澳洲航空。他有好几位家人都先后在澳洲航空工作,他们的经历总是令他感到着迷。跟随他们的脚步,他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澳洲航空。

这一切都始于上世纪 60 年代,当时 Tom 的叔叔开始为澳洲航空的创始人之一 Hudson Fysh 当送稿生。他叔叔帮着 Fysh 先生处理各种杂务,比如给办公桌上的墨水瓶灌墨水,后来转而从事澳洲航空航班调度工作。

Tom 的母亲也加入了这个“家族企业”,在 1970 年代担任澳洲航空长途航班空服人员。她最珍贵的记忆就是乘坐 747 飞机低空飞越南极洲。她还在 Dick Smith 和 Ted Noffs 主持的第一场飞越南极洲的空中婚礼中当了伴娘。

对 Tom 来说,他对飞行的热爱是源于一次观看澳洲航空 Dash 8s 飞机着陆在阿米代尔机场,那里是他长大的地方。因此,在完成飞行训练后,他开始在昆士兰州朗里奇担任 GA 包机飞行员。Tom 喜欢骑着他的脚踏车去上班,恰好会从那架具有历史意义的澳洲航空 747 飞机的机尾下路过。每天只要看到澳洲航空的飞机,他就会受到鼓舞。现在,Tom 在阿米代尔担任 Dash 8s 的机长,他热衷于飞行,也乐于为乘客飞往世界各地而服务。 

- Tom Abbott, Pilot

“我终生难忘的圣诞节。” - Marita Wilkinson

翱翔之鹰

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自由的天空。在一个女性机会有限的时代,有一个人选择高飞,飞向她感到真正自由的地方。这位女性就是 Nancy-Bird Walton。

这位开创性的飞行员先是在 1933 年 18 岁时拿到了飞行执照,买了一架飞机,然后在新南威尔士州边远地区进行巡回飞行。在当时世界上最知名的飞行家 Charles Kingsford Smith 的教授下,Nancy 的勇气和决心使她坚定地追求自己的梦想。

Nancy 不仅是女性的先驱,也是所有人的先驱。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能如此经营自己的客运航空公司、开办了内地救护运送服务,或者在二战期间的志愿者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Nancy 以她的慷慨大方而闻名,也因其在皇家飞行医生服务中心 (Royal Flying Doctor Service) 的工作而被许多人赞誉为“内陆天使”。

当她从驾驶舱出来时,她一次又一次地听到乘客们的惊呼:“天哪,是位女士!”她对飞行的无限热爱一直伴随着她,直到 93 岁高龄。

我们很自豪地以这位鼓舞人心的航空传奇人物命名了我们的第一架 A380。

Nancy-Bird Walton, Aviation pioneer

梦想成真的明证

当你追随梦想时,梦想就会成真。Christopher Marchioro 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从 2009 年踏上全新 A380 客机的那一刻起,Christopher 就梦想着在澳洲航空工作。

当时年仅 13 岁的 Christopher 第一次前往欧洲旅行,他不仅对看世界万分期待,也对飞行体验感到无比激动。Christopher 从此下定决心要在 A380 客机上工作。因为这里让他有家的感觉。他登上那架飞机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作为永久的留恋,而那架飞机的名字是 Paul McGinness。

9 年后,Chris 成为澳洲航空的一名机组人员,开始从事他梦寐以求的工作。当他第一次登上飞往迪拜的航班时,他注意到飞机的名字和多年前把他和他的梦想带到欧洲的那架飞机一模一样——Paul McGinness。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

Christopher Marchioro, Qantas cabin crew

“我每天骑自行车去上班,都会从澳洲航空 747 飞机的机尾下经过。” - Tom Abbot, Pilot

废墟中的达尔文

当整个澳大利亚都在准备庆祝节日的时候,达尔文市却大难临头。1974 年圣诞节当日,热带气旋“特蕾西”袭击并重创了这座城市。

当时达尔文市的灾民急需援助,许多澳洲航空员工迅速参与救援行动,而 Marita Wilkinson 也是其中的一名。为了响应国家的援助号召,Marita 和许多其他专门小组成员一起登上了 747 急救飞机。当时她是 Mascot Jet 基地医疗部的一名初级护士,她为受伤民众提供帮助,并协助他们从达尔文市撤离。

那架飞机一次运送了 600 多名乘客,Marita 记得当时机舱内拥挤不堪,有些乘客不得不共同挤在一个座位上。面对灾难,Marita 和急救人员为灾民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从中我们看到澳大利亚精神对生命的关怀与同情。 

- Marita Wilkinson, Former Junior Nurse, Mascot Medical Department

为飞行而生

你第一次乘坐飞机的记忆将伴随你一生。但对 Rosemary Unwin 来说,她对这一特殊时刻的记忆却有些模糊。

早在 1936 年,Rosemary 就发现了她对飞行的热爱,比我们大多数人都来得更早。Rosemary 与母亲 Joyce Richardson 和哥哥 Edwin 同行,当时她还不到三个月大。小 Rosemary 成为了澳洲航空当时最年幼的乘客并引起了轰动。

从那时候起,Rosemary 一直保持着“对飞行的终生热爱”,甚至有人说,她乘坐澳洲航空就像人们坐公车一样平常。

- Rosemary Unwin, Qantas Passenger